三人斗地主真人牌

協會秘書處通訊錄

綜合部:0314-2039516 業務部:0314-2039516 培訓部:0314-2108269 合同糾份投訴:0314-2108269

當前位置:首頁 〉保險知識 〉保險研究 〉閱讀內容

車險現有盈利模式面臨挑戰文章作者:作者:點點 來源:中國保險報·中保網  發布時間:2017-3-29  瀏覽次數:903

  作者:點點    來源:中國保險報·中保網
    車險經營無論向左還是向右,都影響著保險公司和消費者的切身利益。總保費在那里,支出多了,保險公司利潤自然就少。即使是總成本不變的情況下,理性的保險人和聰明的被保險人兩者之間的構想仍然是一對矛盾。保險人認為,低賠付、高費用是比較好的成本結構,因為高費用往往就意味著市場競爭力強,一部分高費用會轉化為保險公司員工的收入;而消費者自然會希望高賠付、低費用,賠得越多,消費者受益越大,費用率越低,說明保險公司管理高效,把資源向消費者傾斜。

    新年度開始,各保險公司均加大了銷售投入力度。在東部某省,通過4S店代理銷售的新車保險手續費已經高達40%,甚至50%在行業也不是特例。也就是說,客戶交的保險費,接近一半成了4S店的直接利潤,4S店獲得這高額利潤基本不需要付出什么成本。就直銷業務而言,表面上各家費率基本接近,但是返還給客戶的費用不同,高的也向30%看齊。就行業公布的數據來看,東部某保險大省,2016年到12月份,34家經營車險的公司,除了人、太、平前三家大公司實現車險盈利外,31家中小公司,僅10家實現盈利。而虧損的21家中小公司,平均綜合費用率達到45%,超過了35%的商車改革最初設計。

    綜合費用率的構成,除了保險公司的人力成本、運營成本、稅收外,最主要的是銷售費用。對于新車而言,是支付給4S店的代理費用;對于續保來說,則是支付給代理公司或者給消費者的返還。不在車險這個行業、不在基層公司從事第一線的市場拓展工作,很難想象中介代理費用在保險公司費用中占有多大比例。更讓人擔心的是,這個比例有上升趨勢。可以預見的是,2017年,大公司占絕對優勢地位的充分市場競爭不會變,行業總體盈利下行趨勢較難改變,中小公司承保虧損更是難有大改變,這主要受當前車險經營內外部大環境決定。

    諸多公司還沒有適應商車費改。2017年,是改革之后的全行業第一個完整經營年度,一些中小公司和盈利能力較差的公司,改革帶來的壓力挑戰遠遠高于市場重新洗牌后的機遇。由于銷售渠道、成本管控、歷史數據以及專業人才等方面的力量薄弱,難以適應充分市場化、透明化的詢價模式。中小公司規模小,難以攤銷不斷增長的各類成本,特別是沒有準備金攤回的支持,面臨著業務增長困難、突破監管閾值和客戶滿意度三重壓力。

    生態圈中的既得利益難以撬動。和其他比如家電、汽車或者房地產行業相比,在國計民生中并不起眼的車險經營環境卻更為復雜。除了監管機構、保險人、被保險人以及交通事故第三者之外,還有許許多多以車險謀生或者利益交錯的相關者:中介代理機構、汽修廠、公安、醫院、律師、法院等等,以及稅費、基金,基于數據、平臺的費用、行業組織的會費等等。在客戶所繳納的保費之中,他們或多或少分出一些,這一塊付出的成本有時高于保險公司的收益,甚至高于客戶的所得,這是車險經營環境復雜性的主要原因,也是行業不斷攀高的經營成本的重要組成。

    降賠增效與服務滿意度之爭。長期以來,消費者、媒體對于車險甚至保險業的評價,常常用一個“投保容易理賠難”大而化之來描述。據監管部門最新公布的2016年財產險行業投訴指標,涉及理賠的占到77%。從監管趨勢來看,對于投訴率的監管和指標運用的力度越來越大,結案率、賠付時長等,是影響車險精算數據的核心指標,而精算數據又決定了未決賠款準備金的提取。在公司內部以及行業監管下,加快結案速度已經成為保險公司的自覺行為。根據筆者在平時工作中了解到的,投訴往往是對保險公司堅守理賠規則彈性程度的一種“試探”。新的一年,“理賠難”是否能有明顯改善?讓人擔心的是,行業整體虧損之下,特別是車險綜合成本監管的閾值剛性要求,保險公司必須千方百計降低賠付率來獲得利潤,并為加大市場投入提供費用支持,這無形之中有可能助推理賠難,特別是一些涉嫌保險欺詐的案件和存在爭議的案件,都可能引起更多的投訴。

    需要加快推進營改增進銷項抵扣。商車費改解決了保險人和被保險人之間的利益分配,而營改增則調整的是保險業與政府之間的利益分配格局。保險業的增值稅稅率為6%,同5%的營業稅稅率相比提高一個百分點。表面上看是增加了,但是兩者的計稅規則不同,增值稅基于差額增稅(銷項減進項),營業稅是基于全額征稅(僅為銷項),單純比較稅率是沒有意義的。由于沒有政策依據,雖然營改增會降低名義稅負,但是要降低實際稅負,關鍵仍是看抵扣,這是整個行業最關注的焦點。就2016年車險稅負而言,雖然沒有見保險公司公開透露,但在配套稅則未明確之前,企業的成本有可能增加。銷售費用和賠付是車險支出的主要部分,將銷售和賠付都納入進項以抵扣,才能體現增值稅“對增值部分進行計稅”的優越性。

    密切關注司法環境對車險的影響。針對虛假案件,保險公司打假防騙的能力是關鍵,但是有時候司法環境對消費者的過度保護,消耗了保險公司大量的成本。媒體曾經報道的一起山東理賠詐騙案就是一個典型,各家保險公司都有損失,而這個損失往往難以啟齒。有時司法對消費者的過度保護,媒體報道的傾向性,都助推進了保險糾紛的上升。還有傷殘等級的評定、城鎮和農村戶口的賠償標準等,這些對于車險經營都產生了很大的影響,但影響究竟有多大,需要保險行業分析研究,以數據來說話。

    行業競爭呈現“囚徒效應”。費率市場化的加快推進和中介機構改革的滯后,讓行業競爭的“囚徒效應”愈加明顯。這主要體現在價格折扣和手續費的競爭上。宏觀經濟增速放緩、汽車銷售下降、行業主體擴容,而背后的車險資源卻是有限的。行業對車險保費的需求,遠遠超過了車險保費的供給。

    許多消費者投訴保險公司理賠難,最本質原因是什么?手續費、現金返還之下,維持保險公司的生存和不受到監管處罰,唯一的辦法就是從理賠上壓水分,是不是水分,當然由保險公司說了算,但是整個行業的利潤都寄希望于擠水分肯定是不現實的,消費者越來越聰明也學會了強勢。擺脫了車險困局的史帶和美亞,2016年利潤表現則超出了中小公司,2012-2015年,史帶財險均虧損,2016年盈利1.12億元,美亞同樣如此,2016年盈利超過9000萬元,由此可見,車險正為成中小公司的雞肋,會有更多中小公司主動撤退。但這對于消費者未必是一件好事,車險業務向大公司集中,中小公司大面積退出后,消費者有可能享受不到以往的服務。

    穩增長、提效益、防風險,是新一年行業和各家公司車險經營的主線。市場化是一個大趨勢,但不能僅僅局限于保險公司的市場化,而需要其他環節的整體推進,需要稅收改革、司法環境以及對保險公司、中介機構的準入和退出機制等配合,真正讓保險人和被保險人率先享受改革的成果。

 

上一篇:農民工有保險需求么
下一篇:怎樣買汽車保險更劃算?

網站首頁  |   關于協會  |   文件下載  |   聯系我們
三人斗地主真人牌